首位日職捕手挑戰MLB,城島健司一路艱辛

相當令我意外地,城島健司在19日結束美國之行返回日本後,於今天(11月22日)突然宣佈加入西雅圖水手。對照城島過去的動向與發言,我一直覺得,除非水手或其他MLB球團大幅提昇薪資水準,否則城島緒留於軟體銀行的機率應該相當地高。因此,不僅我個人感到錯愕,不少日職人士也倍感震驚。

城島挑戰MLB的決心?

在古田敦也逐漸年華老去的此時,城島健司毫無疑問地以「日職第一捕手」的身份而活躍著。守備上除了配球仍有一些細微瑕疵之外(我更欣賞羅德捕手里崎智也的配球),傳球的速度與準度都在日職數一數二,長打能力與選球能力在捕手之中更是無人能及,攻擊與守備的總和水準,就算在日職歷史上,也將是永垂不朽。再加上全身上下濃郁的明星氣質,使得大榮與軟體銀行在年底的敘薪時,都給予城島令人不可置信的優厚條件。與其他日職悍將仍然必須不斷與球團翻臉的艱辛「錢鬥」相較,城島常常是首次薪資交涉便輕鬆簽約,因為球團開出的條件,往往高於城島的預期。

也許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城島對於挑戰MLB,其實並沒有展現相當大的決心。城島在前幾年接受訪問時,曾經表示自己對MLB沒有興趣;今年取得FA權利,透露有意挑戰MLB之後,城島也不斷表明,仍有續留於軟體銀行的可能;甚至在19日返回日本之後,也舉行記者會宣布「續留於軟體銀行的可能仍未消失」,都在在顯示出城島意欲在挑戰大聯盟不順遂時,將開出3年25億日幣的軟體銀行,視為退路的作為。

也因此城島始終表示,「選擇大聯盟球團的條件,第一是保證擔任先發捕手,其次是能夠讓家人安心。薪資條件並非關鍵」。「擔任先發捕手」是城島真正的條件,「讓家人安心」則是金額不滿意時用來拒絕的理由。這樣的作法在過去包含仁志敏久等人身上,都是屢見不鮮。

這也表示,若與過去挑戰MLB的部分前輩們相較,城島挑戰MLB的決心其實並不十分強烈。野茂英雄與伊良部秀輝當年能夠成行,是不惜與球團決裂,並甘冒可能無球可打的風險;佐佐木主浩前進大聯盟,原本便計畫只要任何MLB球團可能有意願,他便自費前往該球團進行測試;新庄剛志甚至將自己的球具、法拉利跑車拍賣以籌措挑戰MLB的旅費,因為他只跟大都會簽下大聯盟最低薪資。

城島的赴美之行,自11月9日開始,途中曾造訪芝加哥、西雅圖等地,雖然傳出有多支球團對城島表達興趣,但經媒體披露出大致金額的只有水手(傳聞為2年 800萬美金),而原本預定還要前往紐約與大都會球團碰面,但臨時取消而提前返回日本。城島在19日返抵國門後表示,除了仍有續留軟體銀行的可能性外,也將在12月5日左右前往美國。

因此可以想見,城島此次赴美,除水手之外,多支表達興趣的MLB球團,開出的條件都遠遠不如城島的預期。水手開出的條件,雖然與城島今年的5億日幣年薪差距較小,但也未能讓城島感到滿意,因而在19日繼續表示「續留於軟體銀行的可能仍未消失」。之所以會在22日突然決定加盟西雅圖水手,應該是水手球團於 19日至21日之間重開了一個讓城島滿意的條件(因為王貞治表示城島已經在21日通知他加盟水手的決定)–3年年薪1650萬美金(19億6400萬日幣),加上激勵獎金總額1900萬美金(約22億6000萬日幣)。而城島考量其他MLB球團不可能開出接近水手的條件,水手的條件又已經接近軟體銀行的水準,因此決定「實現理想」。

水手會突然提高條件,除了有日本籍老闆之外,也應該與鈴木一朗此次返日而對水手多所批評有關。一朗對水手教練多所抨擊,也對水手球團補強不力,導致戰績欠佳而感到不滿,因此美國媒體不斷傳言一朗強烈希望被交易出去。如今成功爭取到城島,水手球團應該認為有助於穩定一朗的心情,就算一朗最後仍無法挽回,也可望持續保持球團「親日」的形象。

東方捕手挑戰MLB的難處

雖然個人認為城島挑戰MLB的決心並不強烈,但本文並無任何批判城島本人的意思。畢竟挑戰MLB,是部分日職選手的選擇,但不應該是所有日職選手的必要條件。個人認為,「東方捕手挑戰MLB的超高難度」,才是城島無法不顧現實的原因。

挑戰更高層次的棒球領域,成功機率由高至低,依序將是投手、外野手、內野手,乃至捕手,主要原因便是與其他隊友的配合程度要求越高,挑戰難度便越高。投手在棒球運動中,其實是主動攻擊的角色,與其說日職投手要適應MLB打者,倒不如說MLB打者必須適應日職投手,最多配合一下捕手的配球指示即可;外野手除了在打擊上需要是用MLB投手的特色外,守備上只要不要撞倒隊友就可以了;內野手需要在守備上與其他隊友進行雙殺等等配合,難度逐漸提高。而捕手的挑戰難度更是無法想像。

捕手身為配球與守備的指揮者,原本便必須收集並研讀龐大的資料,再與教練團與隊友進行密切溝通,因此許多球迷都可以預期「語言」將是城島的一大障礙。由於此項障礙顯而易見,因此本文不再贅述,然而,個人認為,城島所遭遇的真正考驗,其實是「美日職棒文化的鴻溝」。

雖然日本的棒球也是根源於美國,使用的也是同一本規則,但根據達爾文的進化理論,獨自進化的環境,將進化出特異的物種。以MLB的角度而言,單獨進化 100年的日本職棒正是那個特異物種。舉例而言,日本職棒的兩聯盟都是6球團,今年洋聯進行136場比賽,扣除36場交流賽,洋聯各隊與其他5球團各交手 20場比賽,以各隊5位先發的輪值方式,每隊平均每年可以遭遇到對手每位主力先發4次(過去無交流賽時,頻率更高)!以松阪為例,今年面對軟體銀行便有6次,3、4年累積下來,對決便可望超過20次。因此日職基本上,是瘋狂進行資料戰的國度,能夠在日職生存的球員,不論投手或打者,事實上都是資料戰的能手。也因此在國際賽面對毫無資料的對手時,許多日職好手反而看起來笨得像豬 一樣無法正常發揮(尤其是日職的長距離打者)。

反觀MLB,美聯擁有14球團,國聯更高達16球團。以西雅圖水手而言,本季162場比賽,面對同區3球團共計55場(平均交手18次),面對東區5球團共計42場(平均交手8次)、中區5球團交手47場(平均交手9次)、國聯交手18場。由於接近三分之二的場數都是與交手較不頻繁的非同區或非同聯盟球團進行,再加上MLB各球團擁有龐大且升降頻率高的小聯盟體系,因此能夠在MLB生存的球員,必須擁有非常迅速的適應能力,以便在欠缺資料的情況下,仍然能夠扳倒陌生的對手。

所以,日本職棒異常重視捕手位置,正是因為捕手位居資料戰的重心,配球更是捕手在資料戰中的最大價值,強調的是「這次失敗無所謂,但下次一定要擊垮對手」。然而,在要求瞬間適應能力的MLB,強調的是「這次就必須擊破對手」。不同的環境,造就美日兩地不同的文化,與迥異的配球觀念與策略。日本職棒相當重視優異的縱向變化球路,如指叉球,因為指叉球是個就算打者熟悉配球也不容易掌握的球路;但MLB始終對指叉球較為漠視,多以變速球取代,甚至有人認為「變速球只要與速球之間有速差即可,不需要有落差」的觀念,可能便是這個原因。

因此,在日本,城島是個攻守全面的捕手,但對水手之外的MLB球團而言,城島的守備價值可能並不特別高,語言的溝通也可能影響適應美國文化的速度,開價也許能不容易超過年薪200萬美金。還記得當年日職資料戰的佼佼者-橫濱捕手谷繁元信,勇闖MLB並親自下場示範守備動作,卻落得反應不佳的下場,而黯然返回日本加入中日的例子,城島應該也了然於心,因此始終保持返回軟體銀行的機會,也算是有不得以的苦衷吧!

敲開大門的歷史地位

由於捕手挑戰MLB,確實有著超高難度,因此個人原本對於城島的抉擇,都抱持尊重的態度。如果城島義無反顧,不論成功或失敗,都能讓我們更瞭解東西方捕手觀念的差異,對未來意欲挑戰MLB的日職捕手或東方捕手,都有著極為正面的協助。松井稼頭央的失敗,雖然讓井口資仁相當不爽(因為MLB對日職內野手的評價暴跌),但正好可以讓井口避免重蹈小松井的覆轍,而增加成功的機會。

因此,城島既然選擇加盟水手,便確定了他與投手野茂英雄、外野手鈴木一朗、內野手松井稼頭央,同樣在日職歷史上的開創者定位。身為台灣人的我們,除了祝福,還是祝福,因為我相信未來一定會有台灣捕手,踏著城島敲開的大門,一路直闖MLB!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