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棒球圈的問題=台灣體育圈的問題=台灣教育圈的問題

CFC_0001不管是國訓隊放水,或者是足球不能參加世大運,抑或是制服賣太貴、福利社賺太多,再或者是校長勾結營養午餐業者,其實所有的問題都一樣。也就是說,台灣棒球圈的問題,等於台灣體育圈的問題,又等於台灣教育圈的問題,便是「主從顛倒」,「原本應該是主角的學生變成配角,原本是輔助者角色的大人變成了主角」,而導致「大人將自身的觀點與利益,放在小孩、學生身上,以美其名為『關心』、抑或是『保護』的立場,『幫』學生做了決定」。

國訓隊放水,因為國訓隊很久沒有得冠軍了(其實是國訓白隊總教練自己想要冠軍);足球不能參加世大運,因為足球太弱了,被慘電的話,球員會傷心(其實是主管機關–「體委會」會傷心);制服賣太貴、福利社賺太多,是因為要提供學生獎助學金(其實是校長、老師自己想要更多獎助學金);校長勾結營養午餐業者,校長說學校自行招標所以會變成這樣,教育部又說不可能統一招標,還是必須自行招標,所以未來的校長與營養午餐業者勾結時要更專業一點,不要再被抓到了。

第一次發現大專盃乙組棒球賽也有槍手的時候,內心非常震驚。畢竟球員都不是來自正規棒球體系,應當沒有受到污染,應該都是滿腔熱血,怎麼可能會接受球隊在比賽時派出槍手呢?哦!不好意思!個人愚昧,沒注意到還有「教練」這種屬於成年人的職位!所有的球員都想要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地玩棒球,但有些教練只想要贏球(或不想輸太多),甚至不惜使用任何手段。

當我看到槍手上場投球時,該隊總教練很「技巧地」在休息室外專心地與愛犬玩耍,而該名槍手則為該總教練的研究所學生。如果東窗事發,被人檢舉,我想,該名總教練應該會說他不知情吧!因為當時他只有跟愛犬玩耍的記憶..。

當我是學生的時候,天資愚鈍,並沒有太多自己的想法。但當我現在成為大人的時候,我一直覺得台灣的大人沒有給學生、小孩比較正確的榜樣。因為大人的說法,不止其他成年人不會接受,我相信他自己也不會接受,甚至我相信連他自己都知道,他雖然講得口沫橫飛、冠冕堂皇,但他眼前的孩子、學生,應該也都聽的出來,內容空泛、是非不明、狗屁倒灶,沒有人會接受的。

那為什麼國訓白隊的總教練可以無視於藍隊的球員而蠻幹?為什麼體委會可以無視於足球球員而蠻幹?為什麼校長可以無視於規章而蠻幹?為什麼這麼多大人,膽敢無視於學生的想法而蠻幹?因為「學生年紀小,涉世未深,基於保護、關心的立場,我們大人要幫忙決定」。然後,大人們上下其手,好不快活!

也因此日本的小學棒球教練讓投捕手自行配球,但台灣可能連大學棒球都是教練在配球(而且配得很爛);日本高中棒球禁止成年人走進球場,所以教練不能擔任跑壘指導員,就算換人也都要學生球員進場向裁判說明,而台灣不僅總教練酷愛身兼三壘指導員,連走進球場賞球員耳光也是輕鬆愉快。因為日本的棒球,「學生」、「球員」是唯一的主角;而台灣的棒球,教練、裁判,反正是大人都是主角,學生、球員可能連配角都不如,大概只是等著領便當的臨時演員吧!

台灣人想要搞一種號稱學日本,但骨子裡卻完全不像日本的「台式棒球」,原本也無可厚非,但可惜的是,從打擊、投球、守備都牽涉到太多觀念的棒球,一直都不是適合智障的運動。所以不讓球員思考、不讓學生嘗試、不讓孩子們盡情揮灑的台灣,當然就不會是棒球強國,也不會是運動強權,更不會是教育大國。

而且棒球圈、體育圈、教育圈的利益盤根錯節,無人也無力去解決。所以大家還是關心一下,沒有願景、只有藍綠的總統大選吧!

發表迴響